使馆介绍   新闻动态   媒体服务   领事业务   中国留学   中韩关系   科技交流   赴韩须知   点击中国   友情链接   中国新闻 
首页 > 专题 > 中国西藏
达赖集团“西藏文化灭绝”说可以休矣(2008-3-27)

 

西藏文化专家、《中国西藏》杂志主编金志国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达赖集团所鼓吹的中国政府‘灭绝了西藏文化’,是欺骗世界舆论的谎言,其实质是分裂祖国,图谋‘西藏独立’。”

昔日的农奴成为西藏文化继承发展的主体

    “今天你在西藏,到处可以看到磕长头、转经、朝佛的信教群众。善男信女悬挂的经幡,刻有佛教经文的嘛尼堆随处可见,这怎么能说是‘文化灭绝’呢?”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古格·次仁加布质疑道。

    民主改革近50年来,西藏的文化在继承传统和保持藏民族特色的基础上得到了新的发展,不但彻底改变了极少数封建农奴主垄断西藏文化的局面,而且使西藏人民成为共同继承、发展和分享西藏文化的主体。

    回顾历史人们不难发现,旧西藏的文化是维护封建农奴制社会秩序的腐朽文化。

    在西藏实行民主改革之前,占西藏人口95%的广大农奴和奴隶连基本的生存权都无法保证,更不要说享受文化的权利。如罗布林卡是达赖的夏宫,宫内有琳琅满目的壁画、神像、佛塔、灯盏,遍布亭台楼阁,但普通百姓却没有资格随便进出罗布林卡。贵族子弟很小就开始研习藏文佛经,而广大的农奴和他们的孩子则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几乎都是文盲。

    在散布“西藏文化毁灭”时,达赖说过的一句话最能代表他的“心声”:要恢复1959年以前“西藏特有的自由和独立地位”。但农奴制已经成为一种腐朽的、落后的、阻碍西藏经济文化发展的没落的制度,依附在这种制度之上的、由极少数僧侣贵族垄断的专制文化,由于其自身的创造力的消亡,被历史淘汰也就成了必然。许多藏学专家认为,如今西藏文化的内涵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既反映了藏族人民对现代文明、健康生活的追求,也是藏族文化在新时代不断进步的一种表现。

    “近50年来,西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西藏人民充分享受自由和民主,人民生活水平得到了巨大的提高。达赖集团在境外散布‘西藏文化灭绝论’,是根本没有事实依据的。”中国佛教协会西藏自治区分会副会长拉达·阿旺丹增活佛说。

西藏文化在精心呵护中日益走向繁荣

    与达赖集团的“文化灭绝”论相反,随着封建农奴制腐朽、落后的东西被抛弃,藏族优秀传统文化得到妥善保护和继承,并在内容和形式上都得到了不断弘扬和光大。

    “从1979年开始,政府成立机构,投入资金,抢救、整理和出版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目前已经有57名说唱艺人录制说唱本130部,笔录成文90多部,一些内容被译成英、日、法文出版,这在藏族民间文艺遗产的保护以及出版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研究院民俗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次仁平措说。

    对《格萨尔王传》的抢救只是一个缩影。几十年来,中央政府投入了巨大的人力、财力和物力,运用法律、经济和行政等多种手段,使西藏文化的优秀传统和民族特色得到了继承、保护和抢救。藏民族文化至今仍然是中华文化和世界文化宝库中的一颗璀璨的明珠。

    为了保护西藏传统文化,在过去20多年里,国家先后投入了超过7亿元的资金,维修并开放了包括布达拉宫在内的重要古文物建筑和寺庙1400多处。从今年开始,国家还将投入5.7亿元对西藏22处历史文物建筑进行维修,这是中央政府在西藏实施的一次性投入最多、规模最大的文物维修工程。

    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一贯重视藏民族文化艺术的继承和发展。早在上世纪50年代,一批进藏的各族文艺工作者与藏族文艺工作者一道,到民间采风,收集了一批音乐、舞蹈、民间故事、谚语、民谣等,陆续整理出版了《西藏歌谣》等一批书籍;上世纪80年代以来,自治区及各地、市成立了民族文化遗产抢救、整理和研究机构,展开了历史上规模空前的抢救、搜集、整理、研究、编辑、出版民族民间文学艺术遗产的工作。

    国家还拨款数亿元发展藏医藏药事业。各级藏医机构积极开展藏医药科学研究,搜集整理百部藏医学文献、专著。1959年,西藏各类藏医药人员只有434人,如今西藏藏医药从业人员已发展到数千人。1959年前,西藏仅有两家医疗机构,主要是为贵族、领主和上层僧人服务;目前,西藏的藏医机构已发展到10多所,同时还有数十个县级医院的藏医科。

    工程浩大的宗教典籍的收集、整理和出版、研究工作不断取得进展。布达拉宫、罗布林卡、萨迦寺等所藏经卷和佛教典籍得到很好的保护,《布达拉宫典籍目录》《雪域文库》和《德吴宗教源流》等文献典籍得到及时抢救、整理和出版。1990年以后,藏文《中华大藏经·丹珠尔》(对勘本)、《藏汉对照西藏大藏经总目录》等陆续整理出版,已经印制出版《甘珠尔》大藏经1490部,还印行藏传佛教的仪轨、传记、论著等经典的单行本供给寺庙,满足僧尼和信教群众的学修需求。

    金志国说,对于西藏语言文字的保护和弘扬,中国政府也历来十分重视。“现在到西藏的网吧去看看,哪台电脑没有藏文输入法?我的藏族同事也都用藏文发送手机短信。中央政府一直在致力于使藏语言文字与现代化的信息技术同步发展。”

    亲身经历西藏文化日益走向繁荣,越来越多的藏族群众对达赖的“文化灭绝”言论提出质疑。有一位网民质问达赖集团:是谁,在出版《大藏经》?又是谁,在抢救《格萨尔》?和平解放以来,西藏藏文书籍的出版,远远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不但出版了大量的藏文书和藏文教科书,许多古代的秘本、孤本,经过专家整理,得以重新问世;藏医藏药业在国内国际的声誉一天比一天高,如今已经成为西藏的支柱产业;传统的藏戏,还有牧区的“果朝”、农区的“果谐”、康区的“锅庄”和“弦子”、前后藏的“堆谐”“朗玛”等传统舞蹈,已经走出西藏,走向全国,走进了国际大舞台……

“文化灭绝”的谎言是为了达到分裂祖国的目的

    一些西藏问题专家认为,达赖集团之所以四处散播“文化灭绝”的谎言,是因为叛逃后在与西方交往的过程中,他们已深谙西方社会思维方式,深知诬蔑“中国政府灭绝了西藏文化”,就可以充分刺激西方某些政治势力敏感的人权神经,挑起其对中国“进行施压的冲动”,进而达到分裂祖国的目的。

    “体现西藏文化最集中的地方就是寺庙,对寺庙的保护和维修也是对藏族文化最好的保护。”针对达赖集团的言论,甘丹寺强仔扎仓活佛仲滚·土登塔杰说,“近年来,政府投入了巨额资金,维修寺庙和古文物建筑,同时还恢复了格西拉让巴学位考学制度,这些都充分表明中央政府对西藏文化的保护。”

    一直从事宗教问题研究的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研究所副所长豆格才让副研究员认为:“达赖集团和国外反华势力宣称藏族人民没有宗教自由,根本不是事实。我们在调查研究中深切地体会到,西藏的文化事业正处在历史上最好的时期。”

    从2004年开始,中央政府正式恢复藏传佛教格西拉让巴考学制度,至今已经有22名学经僧人获得了这一荣誉;同时,西藏11名僧人顺利地从当代中国藏传佛教最高学府--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毕业。

    从2007年开始,西藏自治区投入了980多万元,启动了对贝叶经的摸底调查和建档工作。目前西藏已经登记在册的梵文贝叶经有426部,共4300多张,主要保存在拉萨市、山南和日喀则地区的各大寺庙、博物馆和研究机构里。

    事实上,真正破坏藏传佛教正常宗教秩序的是达赖集团及其支持者。从1986年开始,给僧人授予格西学位的拉萨传昭大法会得到了恢复,深得信教群众和僧侣的欢迎。但达赖集团却策划利用法会进行破坏活动,制造骚乱事件,使在拉萨大昭寺举行的一年一度祈祷大法会无法进行。政府批准恢复了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在藏区各地都在正常地进行,达赖集团及其支持者却违背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进行阻挠,甚至把没有资格的人私自认定为活佛。

    让西藏人民不可理解的是,达赖集团诬称中国政府搞“文化灭绝”,甚至不惜利用能给西藏发展带来福祉的任何一个机会做文章。中央政府投巨资为西藏修通了青藏铁路,加速了西藏经济和文化的发展,而达赖集团却说青藏铁路“会摧毁西藏传统文化”。

    但是,达赖以“文化灭绝”服务自己政治目的的用心,即使在西方社会也受到了越来越多人士的怀疑,一些保持客观的西方学者也认为“剔除农奴等文化糟粕称不上是对西藏文化的打压”。

    柏林《每日镜报》刊登了一位德国女藏学家的文章说,达赖集团打着宗教和人权幌子争取西方的资助并进行大肆挥霍,对此西方的资助者们却一无所知。

    经历过两种社会制度的西藏自治区政府主席向巴平措说:“党和政府非常重视西藏的文化,几十年来大规模地对西藏文化进行发掘、抢救和整理,可以说西藏的文化确实得到发扬光大。西藏文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繁荣过,这是我发自内心的话。”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
本馆网站所转载的内容均注明其来源,但并不代表本馆立场。
外交部 | 科技部 | 商务部 | 文化部 | 教育部 | 国家旅游局
新华社 | 人民日报 | 国际广播电台 | 中国网

首尔特别市中区明洞2街27号 00822-738-1038 版权所有 Copyright©chinaemb,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